今题首页 | 房产 | 豪宅 | 汽车 | 招聘 | 教育 | 服务 | 旅游美食 | 二手市场 | 交友 | 论坛 | 博客 | 相册 | 新闻 | 黄页 | 分类信息
今题网  >  论坛首页  >  海外留学  >  哈佛招生不公平更看重金钱和门路?
发帖回帖
返回列表
哈佛招生不公平更看重金钱和门路?
楼主
来源:今题北美 forum.jinti.net 作者:hannibaijiangjun 11/20/2018 8:18:00 PM

被指歧视亚裔

哈佛招生:金钱和门路更重要?

11月初,美国哈佛大学招生涉嫌歧视亚裔一案的审理进入尾声。该案自10月中旬在波士顿联邦地区法院开审以来,引发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,几乎成了一场哈佛大学招生揭秘会,让人们得以一窥美国顶尖大学神秘的招生过程。根据庭审公开的资料,哈佛大学的确对亚裔设置了更高的分数门槛,金钱和门路在该校招生环节中扮演的角色也比人们想象中的更重要。

招生涉及200个变

“学生公平入学”(SFFA)组织诉哈佛大学招生涉嫌歧视亚裔案的庭审进入第三周。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报道,10月底,8名哈佛大学现在和曾经的学生作为证人出庭,以证明校园种族多元化政策的利弊。此前,刚卸任不久的哈佛大学前校长德鲁·福斯特亦被传唤出庭备询。

与本案相关的一个重要问题是:哈佛大学每年究竟是如何从超过4万份申请中筛选出2000个录取名额的?

哈佛大学在庭审中展示了评估一名申请人的各种因素:学习成绩、考试分数、意向专业、个性评分、族裔、家庭背景、地理位置等。哈佛大学在庭审前提交的一次入学数据显示,这些变量多达近200个。哈佛将申请人分为14个不同类别,并给每人评出1至6的等级,1代表录取概率最高,6则意味着不可能被录取。

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报道,这些评级依据“学术能力评估测试”分数等客观指标,也包括个性评分,如性格特征、面试感受等主观判断,而这恰恰是SFFA质疑的。原告律师亚当·莫塔拉指出,在诸如勇气、可爱等个性评估方面,哈佛给亚裔生打出的分数较其他族裔低得多,这是“让种族偏见的狼从前门进入”。

对此,已在哈佛大学担任招生主任30年的威廉·菲斯蒙斯在法庭上解释称,他们的工作就是确保这些因素以公平的方式发挥作用。例如,一名来自越南的学生考试成绩只属中等,但同样被录取,原因在于他表现出了“富有感染力的快乐个性”。另一位被录取的学生分数也不高,但她曾在一个管弦乐团担任第一小提琴手,并担任过学生会主席,老师们评价她是一个“谈吐得体、雄心勃勃、幽默风趣的人”。

法庭文件和庭审证词还揭示了哈佛大学招生的一些特别渠道,如“额外考虑”提高了申请人的录取概率,“院长关注名单”是有势力的申请人的花名册,“Z名单”则是学业一般的学生通往哈佛的一种后门。据《新西兰先驱报》网站报道,在“Z名单”上的申请者仅需延期入学一年即可进入哈佛,坊间传闻奥巴马的女儿玛丽亚·奥巴马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入学的。

亚裔分数门槛最高

庭审证实,哈佛大学在招生中确实对亚裔提出了更高的分数要求。菲斯蒙斯在作证时承认,亚裔生需要更高的分数才能被录取。非裔、印第安人和西裔美国高中生,凭借约1100分的SAT分数(总分1600)就可以收到预录取函,而亚裔美国人往往需要比前者高出约250分(女生1350分,男生1380分)的成绩,才能收到预录取函。

原告律师约翰·洪斯称:“这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。”菲斯蒙斯反驳称,校方瞄准某些群体是为了“打破循环”,以吸引那些通常不考虑申请藤校的人。他举例称,某年哈佛曾以1310分为标准线录取了人口稀少地区的白人学生,但并未以这个分数录取同一地区的亚裔。

上海最专业的家政、月嫂服务

据美国“商业内幕”网站报道,从1990年至2011年,美国亚裔应届高中毕业生数量从40万增加到80万左右,在加州理工学院这样完全没有种族配额的高校,亚裔学生数量从1990年的20%增加到2011年的40%左右,但在哈佛和耶鲁,这一比例从20%下降到15%至17%。

哈佛大学一份2013年的内部研究也显示,加上学术之外的因素,例如“父母是否为校友”“是否喜爱及擅长运动”等之后,亚裔是该校录取比例下降的唯一群体。但菲斯蒙斯否认这是对亚裔的“惩罚”,强调个性评估只是哈佛“全面评估”的一部分。被告律师威廉·李也否认歧视指控,称录取中的种族配额政策只能帮助有潜力的学生,因为校方从不认为申请人的族裔是负面因素。据福克斯新闻网报道,哈佛招生办资深副主任罗杰·班克斯在作证时表示,招生人员通常并不知道申请人的细分族裔。

据美国《世界日报》报道,10月29日出庭作证的哈佛学生均支持在招生中考虑族裔因素。2016届非裔校友、去年获哈佛教育硕士的莎拉·弗朗西斯·科尔说,如果招生人员不考虑种族因素,自己可能无法申请哈佛。“不考虑种族的招生政策是种‘抹拭行为’,试图看不见我的种族,就是不去看我。”她说。该案庭审证人之一、哈佛大学越南裔大四学生Thang Diep表示,自己支持各种形式的多元化,亚裔确实面临对有色人种的偏见。

美国社会中不乏质疑SFFA的声音。《纽约时报》刊发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,“我不认同这起诉讼,我认为这是一项‘假旗行动’,其真实目的是废除针对黑人和拉丁裔学生的平权行动。”

“这是个肮脏的小秘密”

SFFA的律师提交给法庭的资料中,包括多份哈佛大学内部文件。这些文件显示,金钱和门路在招生过程中发挥的作用,比人们想象中大得多。

如,文件中包括2013年时任哈佛大学肯尼迪**学院院长大卫·埃尔伍德发给菲斯蒙斯的一封电子邮件,信中对菲斯蒙斯招收重要捐款人的子女表示感激:“你再次创造了奇迹,你招收的学生让我非常开心。这次招生是巨大的胜利……你是我的英雄。”据CNN报道,这名捐款人承诺出资为肯尼迪**学院兴建一座大楼,并设立奖学金。

在2014年的一封电子邮件里,一个网球教练感谢哈佛大学为一名学生“铺上红地毯”,因为该教练向哈佛捐赠了110万美元。

哈佛大学教授拉杰·切堤在2017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,哈佛只有3%的学生来自收入最低的五分之一家庭,而50%的学生来自收入最高的五分之一家庭。《纽约时报》也指出,总的来说,来自顶端的孩子上常春藤盟校的可能性,是社会底端孩子的77倍。

原告出示的邮件还反映出,哈佛设有入学名单,优先考虑捐款者、专家、运动员或本校教职员的子女。据美国《波士顿环球报》网站报道,原告律师吉纳维芙·托雷斯引述调查称,2017年超过30%哈佛新生的父母都是校友,其中绝大多数是白人。《纽约时报》表示,在2011年至2017年间,申请哈佛的校友子女中有33.6%被录取,而在非校友子女的申请人中,这个比例是5.9%。

哈佛内部电子邮件暗示,一些捐赠者的子女即使表现很糟糕,也会被录取。《纽约时报》报道称,对一些精英大学来说,如果普通申请者的录取率是20%的话,校友子女申请者被录取的概率上升为65%。该报援引普林斯顿大学2004年的一项研究结果称,顶尖大学的校友子女身份相当于给他们的SAT考试成绩加了160分(SAT满分是1600)。

但菲斯蒙斯断然否认这些指控。他说他们也许会制定“院长名单”(这些名单列出了有特殊利益的学生),但名单上的人仍然会经过录取委员会的审查。该委员会有40个人。

菲斯蒙斯称,哈佛并没有隐瞒他们考虑的因素,那些因素都会在招生材料中被提及,比如校友传承等。他表示:“为了提供奖学金,我们需要获得必要的资源,这对于长远维持学校的实力非常重要。”

“我们进步人士崇尚机会、平等主义和多样性。然而,这是我们的一个肮脏的小秘密:美国一些最自由的堡垒,依赖于一种特权继承制度,它以牺牲几乎所有人的利益为代价,成全富裕的白人。”《纽约时报》如是抨击哈佛的“校友子女偏好”。

北京120救护车长途出租、租赁、转院服务

《纽约时报》哀叹,“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在欧洲和世界大部分地区,都没有这样对校友子女赤裸裸的照顾做法,但在号称‘人人平等’的美国,这一体系是正式的成系统的存在。”

回复该贴      
发表于:11/22/2018 2:05:00 AM
1楼

发帖回帖
返回列表
 回复主题
          预览